設為首頁

 

8702-67

觀看訪客統計報表

首頁  榮譽榜  競賽消息  會員天地  關於本會  申請入會  會員承諾  交通路線  服務團隊  檔案下載   Facebook
 

遣辭用字-天啊!我得了五十肩 

王玉梅         57 分鐘

總主持人、曾會長、各位會友及各位嘉賓大家晚安:

從小我因為愛運動,所以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「頭好壯壯」的健康寶寶,因此,醫院我很少去,醫生我很少看,因為病,我很少生!要是我媽在場,一定是如此表情:「呸呸呸!小孩子別亂說話!」,儘管我都已經是得了五十肩的人了,在我媽的眼堙A可還是個小孩!-沒錯!「天哪!我得了五十肩!」

這半年多來,我從不敢相信,不願相信,到現在不得不相信,我還鼓勵自己:「我如此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空乏其身,想必天將降大任於我。」可是每當午夜夢迴,我痛到難以翻身時,我還是會怨歎:「怎麼會是我?」:我是個運動員,不是嗎?我才剛滿一支花,不是嗎?我很少作粗活,只不過要負擔所有的家務事、照顧兩個小孩、經常加班、還要讀研究所、偶爾要背稿,參加喜洋洋,而且十八年來習慣用這個姿勢夾電話以方便雙手作事情,如此而已,不是嗎?「怎麼會是我?」,於是,我問醫生,結果醫生一的句話,宛如大地的一聲雷,他只說了兩個字:「退化」──謝謝他如此婉轉,沒有直接說:「老化」!

有人說:「病來如山崩,病去如抽絲」,我這典型的急性子,偏偏碰到這種慢如抽絲的五十肩,在「病急亂投醫」的驅使下,我「以身試醫」點燃了一場「四十與五十」的戰爭。這其中,有國術館的民俗療法-整脊,也有正統中醫的針灸、推拿、拔罐、放血,幾番折磨後,五十肩痛依舊,反而更多了皮肉痛,於是我再轉戰西醫,接受熱敷、電療、鐳射、類固醇注射以及一對一的人工復健。經過百日激戰,這頑固的五十肩,就像個不繳房租的惡房客,依舊盤据在我的肩頭,不肯交租,遑論搬家,讓我這樣也痛,那樣也痛,而回想這一場戰役,只能用「悲壯」來形容-在整脊的時候,我痛哭流涕,全身顫抖;在拔罐放血的時候,整個肩膀一片瘀紫,像極了正要到警察局報案的受虐婦女;而那三針類固醇,更害得我猛照鏡子,深怕自己成了月亮臉-不論是初一的還是十五的,可都是慘事一樁!而這些都還不算什麼,各位想想,我從可以稍息,到現在連插腰都很難,這種每天都覺得活動功能正在一點一滴消失的恐懼,才是最令人害怕的,所以,此番身心受創的程度,各位可想而知。

 人家說上帝關你一道門,必會還你一扇窗,在這場戰爭中,我雖然付出「痛慘了」的代價,但也得到了許多意外的收獲:
-有一夜,我因肩痛慘叫,驚醒時,看見我的兒子竟在第一時間,站在我的床邊說:「媽媽,妳要不要緊?」;
-現在我只要上下計程車,我的女兒也會在第一時間,像侍候老佛爺般的扶著我;
-每天上班,打開電腦,三不五時,就會收到一些親朋好友寄給我有關五十肩的電子郵件,讓我十分窩心;
-最令我感動的是,有位同學主動幫我選購免持聽筒話機,解決了我多年來的心腹大患;

所以,因為五十肩,我發現我的家人更愛我;因為五十肩,我發現我的親友更關心我;這一切的一切,都讓我在肩痛之餘,仍保有一顆溫暖的心!如今戰爭尚未結束,但是再面對這位惡房客,我已經有了另一番新的體認,這一段心路歷程,我可以這麼說:

女人四十像支花,偏偏未老先退化
五十肩痛千斤壓,半夜驚叫我的媽
病急投醫亂抓瞎,針灸拔罐又推拿
疼痛難當淚滿頰,面對療程咬緊牙
親情友情力量大,病肩作戰打敗它,
重拾信心不害怕,還我女人一支花

各位,請為我加油!

 

 

聚會地點:台北市金華街110 號1樓(金山南路、金華街交叉口).
聚會時間:每個月第一及第三個星期五 18:30~21:30 聯絡電話:02-2321-8744
© 2002 Happy Toastmasters Club. All Rights Reserved.
網頁設計:Steven Chuang